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雨夜相逢 回到首頁

第一章 雨夜相逢
永夜追兇第一章 雨夜相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外面大雨傾盆,狂風肆掠。

窗外,昏暗的天色下,柳枝搖曳著。

此刻,警務室里卻響起一通急促的電話。

然后沒多時警局里便忙碌起來。

腳步聲此起彼伏。

“王局,到底什么案件,怎么把大家都召集起來了?”

警局的大隊長彭宇有點詫異地問道。

“今天的案子有些特殊,因為命案剛好發生在市直孤兒院,所以上面比較重視,所以我才將大家都喊來了。”

王局面色略顯凝重地說道。

顧銘作為一個剛剛進警局不久的年輕干警,所以對突如其來的案件還有些不適應,此刻他嘴里還叼著一塊面包,然后跟著隊長一起出警。

十二分鐘后,他們來到了孤兒院。

當看到那具躺在床上冰冷冷的尸體時,顧銘還是有些心理不適,但是他忍住了沒去吐。

法醫此刻已經開始檢查遺體,不多時法醫小王便向隊長說道:“面色青紫,但沒有外傷,目前估測是中毒致死。”

二話不說,下一刻隊伍便開始詢問孤兒院的院長及員工了。

顧銘則在旁邊記著筆錄。

“您覺得有可疑人物嗎?”隊長向院長問道。

院長是個看起來心寬體胖的中年人,戴著一副眼鏡。

院長搖了搖頭,“絲毫沒有頭緒,完全不知道怎么會突然發生這種事。”

院長抹了抹額頭上的汗,他顯得有些緊張。

“死者是院里的什么人?”隊長又問道。

“他是我們這兒的護工。”

“那你們知道線索嗎?哪怕一絲一毫也行。”

院長繼續搖了搖頭,看上去他的確毫不知情的樣子。

“那這名護工平時的為人怎么樣?有沒有和什么人不和?”隊長繼續問道。

院長推了推眼鏡,然后如實說道:“為人還挺不錯,挺老實本分的,至于不和,好像也沒聽說過。”

然后警隊又對全院的工作人員進行了一個個的詢問,最后終是毫無頭緒。

所以,警隊只能準備收工。

一切只能等待法醫的后續檢測了。

可就在此時,一個小女孩跑了過來,他徑直來到院長的身邊,然后向院長說道:“我哥哥失蹤了!”

警隊的人也都同時感到有些詫異,怎么在這種時候有小孩失蹤?

這不是跟警隊添亂嗎?

院長此時也很是焦頭爛額的樣子,他連忙召集起院里所有的人開始搜尋起失蹤的男孩起來了。

臨走之時,顧銘突然看著那個小女孩,而那小女孩此刻那雙明亮的眼睛也正好瞪著他,兩人這樣靜默地對視著,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

顧銘總覺得這氣氛有點兒詭異,和不正常,可到底哪兒不正常他也說不上來。

……

第二天,鑒定室已經得出了結果。

結果是被害人的確是死于中毒,且是***致死,而死者所在的居室里,位于桌子上的一包糖果里正好就藏有***。

而這包糖果是市面上比較流行的牌子,所以這案子極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投毒所致。

除此之外,那包糖果上的指紋也只有被害人一個而已,這才是本案最令人迷惑的地方。

隨后,警隊又重走了一遍孤兒院,查訪一遍,終是無果。

這案子也就一再擱置了。

而孤兒院那個失蹤的孩子也沒用尋回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本案也就徹底成為了懸案。

而沒人知道的是,一個名叫顧銘的小警察卻在暗中跟著這件案子。

因為辦案講究證據,而顧銘現在卻沒有證據,所以一切只能暗中查訪。

其實局里的隊長大概也知道一些情況,他也曾經問過顧銘。

“你為什么對此案如此執著?是有什么原因嗎?”

然而得到的回復卻是:“你們沒發現一點嗎?”顧銘說道,“失蹤的小孩,死掉的護工,他們或許有什么聯系呢?”

隊長彭宇卻是如此說:“然而那又有什么意義呢?你知道找到失蹤的人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嗎?那樣只會耗費警力,畢竟還有許多案子等著我們去破。事情總得有個輕重緩急,你說是吧?!”

顧銘點了點頭,他當然知道這些道理。

可是,好像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力量仿佛驅使著他,讓他一點點地向著那個不可捕捉的方向而去。

或許,冥冥中早有注定,如果不碰到那個小女孩的話……

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

當顧銘站在孤兒院的長廊里問著那個擁有一雙明亮眼睛的小女孩時。

“我叫安娜。”

安娜有著一頭漂亮的秀發,一雙美麗的大眼睛,最為關鍵的是,她給人一種無法拒絕的理由。

“你的哥哥是怎么失蹤的?”顧銘問道。

安娜說她和她的哥哥相依為命,他們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。在孤兒院的日子,哥哥也一直很好,從來沒有和自己分開過,直到這次。

安娜也不知道哥哥為什么會突然失蹤,就好像是突然從空氣中蒸發了一般。

說到這兒,安娜的眼角已經有了淚花。

看得出來,小女孩和她哥哥的感情非常好,這倉促之間的分離給了她十分的打擊。

畢竟,那已是她世上唯一的親人。

顧銘拍了拍她的肩膀,并安慰著她:“不用著急,你哥哥一定會被找到的。現如今是法治社會,大家都會幫助你的。”

安娜抬頭仰視著顧銘:“那大哥哥會幫我找到哥哥嗎?”

顧銘笑臉相迎道:“當然。我會的。”

說這句話的時候,顧銘的心頭卻是悵然若失。

就在顧銘即將要離開孤兒院之時,安娜又說道:“一定是那件事,一定是那件事才讓哥哥決定出走的。”

顧銘這時站住,然后扭轉身體,他回頭問道:“什么樣的事?能跟我說說嗎?”

安娜仿佛在自顧自地說著,“就在上周,一對夫婦要領養我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顧銘突然發現地很是急迫的樣子,仿佛這里的線索才是最為關鍵點。

“但是他們的要求是只領養一個,院長對他們說能不能同時把我和我哥哥一起領養了,可是那對夫婦好像不太情愿的樣子。哥哥一定是為了我才出走的。”

說到這兒安娜又開始抽泣起來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3541152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