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章 肆無忌憚 回到首頁

第三百章 肆無忌憚
永夜追兇第三百章 肆無忌憚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我怎么知道自己怎么能說話,孟婆,你休想讓我喝下那碗孟婆湯!”顧銘極力掙扎著。

然而顧銘卻離孟婆越來越近了,他是被駕著強行送去的。

“不管你是個什么鬼,只要喝了我老婆子的湯,你就會變得和他們一樣,這樣一來你也就沒什么不同了。哈哈哈哈!”

孟婆肆無忌憚地笑著,顧銘卻不干了。

“啊!”顧銘仰天一聲怒吼,然后他便掙扎出了牛頭馬臉的束縛,顧銘周身一股真氣突然炸裂而開,牛頭馬臉被這股極強的真氣所波及,他們都被彈出了幾米之遠。

孟婆怔在當場看得呆了,她老婆子表示從來沒見過這一幕,這實在太離奇了,比方才更離奇。

這人來到了地獄,已經變成了個鬼魂,他卻還能說話,不但能說話,他還能發飆,他不但能發飆,而且發起飆來還真是嚇人。

這到底是個什么鬼?

惡鬼?

但惡鬼早已在十八層受著撥舌之苦,那他為什么還在這里?

“因為我不是惡鬼!不但不是惡鬼,還是個不該死之人。”顧銘怒目對著孟婆。

“可是你已經死了,既然死了就該老老實實,所以你還是乖乖走過來喝藥吧。”

“我沒病!”

“又沒說你病了,干了這碗湯,不要讓我老婆子難做人,我也是盡力想做好我的工作罷了。”

“那你為什么還要做這工作?每天給人喂藥,這很舒服嗎?”

“不舒服又能怎樣?這是我的工作。”

“如果你不做會如何?”

“不做的話,我想想。”孟婆還端著她的湯碗,她頓時陷入了思考,片刻后,她答道:“應該會被人喂藥吧,然后給我喂藥的那人可能不會再叫孟婆,可能叫夢爹也說不定。”

“那這樣來說,你還不如投胎算了,我看你也工作得不開心,你說是吧?”

孟婆想了想,然后點頭道:“這樣說來也好像有些對。”

這之前從沒人和孟婆交流,這次和人交流已經是三萬年以來的頭例了,然而孟婆突然開始意識到自己工作的枯燥性了。

顧銘此刻走到孟婆的身前,并接過了孟婆手中的湯藥。

“給,這次讓我充當一次喂藥人吧。”顧銘將湯藥重新遞給孟婆,“干了這碗湯你就可以重生了,擺脫這無聊的工作吧,來世好好做人,盡情開始吧。”

孟婆接過了顧銘手中的湯碗,這本只屬于她的東西,這次她自己來喝了,她真的仰起頭來喝光了。

“喂,孟婆。”

孟婆只是不語,突然之間像個癡呆患者,只是茫然地看著顧銘。

“向前走吧,祝你一路順風。”

孟婆慢慢向前行去,然后一個趔趄掉入了深深的黑淵。

孟婆之后投為了一株芍藥,一株沒有行動力的芍藥,那株芍藥無論日月變換,無論風吹雨打,都一直挺立在那兒,誰也不知道它為何立在那,也沒有人來關心,也沒有人和它說過話。

已經沒有了孟婆,那兩個被彈開的牛頭馬臉爬起來后又向著顧銘走來,顧銘再次一放真氣,兩者再次被彈了開來,不幸的是,牛頭不小心墜入黑淵,之后他投為了一個富家員外,幸福的娶了三房妻妾,兒孫滿堂。

顧銘繼而向回走,一刻鐘后,他誤打誤撞來到了一間陋室。他看到了一個伏案工作的人。

那人拿著毛筆在冊子上不住寫著什么,他的眼圈已經有些深,顯然是沒日沒夜干著這工作。

顧銘突然覺得地府中的工作人員都挺苦逼的,都是工作狂。

“大哥,問個事。”顧銘來到那人身邊,并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

那人抬起頭,一臉莫名的望著顧銘,末了,半天方才回應道:“有什么事嗎?”

“大哥真是盡心竭力的工作啊。”顧銘這才問道,“那啥,問一下,有哪條路是通向陽間的?”

“什么?”這哥們一臉愕然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這哥們從一開始起就將顧銘也當做地府的在職職員了。

顧銘猶豫了下,然后干脆道:“有事。”

“你有令牌不就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這次輪到顧銘疑惑了,“什么令牌?”

“就是勾魂使者的令牌啊,大王親授的。”

“誒,你這冊子上寫的什么?”顧銘發現那冊子上都是人名。

對方打了個哈欠,伸了個懶腰:“這啊,這是花名冊。”

“這些人都是干嘛的?為什么把他們記在上面?”

對方這時方才開始對顧銘表現出懷疑:“你到底干什么的?”

“哦,我是新來的菜鳥,從天庭降下來的。”顧銘隨意編造了個謊言,但他心中卻很是忐忑。

“哦,原來是被流放的啊,那你還真是夠慘的。”對方立刻對顧銘表示出同情。

“對對對,真的是好慘的哦。”顧銘隨即附和道。

“好了好了,我要開始工作了,再不抓緊點閻王爺又得怪罪我了,拉低了死亡率就不好了。”

“這冊子上的人都是要死的?”

“當然,不然你以為呢?這可是地獄。”

“好吧。”顧銘終于知道這是個記載死人的冊子了。

只是,顧銘眼中開放綻放光芒,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

“我說老哥。”

“又有什么事?”對方剛拿起筆,這時又被顧銘打斷了,不由有些生氣。

“我看老哥身體不是很好,你肯定很久沒有休息了吧?”

“是啊,這幾天事比較多,我已經一天一夜未眠了。”說著的同時,對方又打了個哈欠。

“不如這樣,我先幫你謄寫下人名,你先去睡一會吧,就當給我這個新人一點歷練。”

“咦,你也是干文職工作的?”

“是啊,閻王叫我一天后來報到,這不,我先來熟悉下環境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對方猶豫了下。

“你就別猶豫了,去躺會吧。”顧銘拍了拍對方的肩。

“……那好吧,但是千萬別填錯,錯一字就是決定一個人的生死。”

“放心,我不會粗心大意的。”顧銘道。

等對方真的去休息了,顧銘趕快在冊子上翻找著自己的名字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08293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