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零三章 血染衣襟 回到首頁

第二百零三章 血染衣襟
永夜追兇第二百零三章 血染衣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青年男女被圍了個水泄不通,里三層外三層,而那些鏢師也都毫不手軟,個個提刀就劈。不過任是這樣,那對青年男女卻還未及受傷,他們的劍法靈活飄逸,那些人一時還未能傷了他們。

劍鋒對刀鋒,劍氣如虹,刀風凜凜,空氣中充滿了死亡的味道。

一分鐘后,一人倒斃,他的胸口上被刺穿了一劍,殷紅的血染濕了他的衣襟。

青年男女越挫越勇,凌厲的劍風肆掠而過,所過之處寒光綻放,不多時地上便已倒斃三人,多了三具尸體。

鏢師隊伍還剩下五人,不過這五人眼見自己的同伴倒斃在地,他們非但不害怕,相反卻是愈發的餓狼撲虎,個個竟是連命都不要了,一個個緊握刀柄發了狠的迎面撲來。

面對如此情形,青年男女這邊情勢急轉而下,因為他們的體力漸漸開始不支,很快便被敵方近了身,不多時他們身上便落下傷痕。

可他們還沒有倒下,即便身上已落下點滴傷痕,所以他們還負隅頑抗著,不知道他們守護的那口箱子里到底有什么寶貴東西。

時間匆匆而過,如指間流沙,然而對于廝殺當中的人來說,可能分分秒秒都如同一億光年。

然而該結束的還是會結束,就如同人的生命也有消耗殆盡的時候,無論你是老死還是病死。

青年男女相繼斬殺五名鏢師于地上,這時他們也已經遍體鱗傷,他們的動作已經遲緩的不能再遲緩,他們已沒有力氣再殺人了。

但敵方還剩下三人,一個見勢不妙,急忙趕到大樹下,慌忙解開韁繩,跨上馬便催馬疾馳,馬背上還馱著那口箱子。

一陣沉悶聲響起,一把匕首插在鏢師的背上,鏢師無聲地栽倒下馬。青年男子吹了一聲口哨,那馬兒便不再奔跑。

而就在青年男子大意之際,另一邊一個鏢師直接將一把大刀射向他的后背。

噗通!

又是一陣沉悶聲,刀尖已沒入肩膀內,然而中刀的人卻是顧銘,顧銘正好背對背倚靠著青年男子。

顧銘臉上現出一絲難堪之色,同時急忙喊道:“快!”

不遠處的青年女子飛躥而至,一劍洞穿鏢師。

一下子只剩下最后一名鏢師,那鏢師見勢拔腿就跑,沒有人再追,而是任由他跑遠了

“你不要緊吧?”青年女子扶著顧銘坐到大樹底下,顧銘將刀一把帶了出來,女子見勢立馬從身上掏出了一瓶白瓷藥瓶,倒出一些粉末,立馬拍在顧銘肩膀上,并扯下衣服一角,給顧銘臨時包扎了。

青驄回到青年男子身邊,那口箱子完好無損的系在馬背上,而青年男子來到了顧銘的身前。

“你是誰?為什么為我擋了一刀?”

這時他身邊的女子卻是走了過來,并一臉怒容:“不管他是誰,師兄你難道不會先說一聲謝謝?”

青年男子果然道了句:“謝謝義士搭救之恩。”

顧銘一臉苦色,強忍疼痛微笑道:“不謝。”

一時之間三人之間都沒有話語,氣氛甚為尷尬。

顧銘想他們還是對自己的來歷和行為有些猜忌吧,試問一個陌生人怎么會突然以命相救?放之天下怕也沒有幾人吧。

“那口箱子里到底有什么東西?”兩雙眼睛果然同時逼向顧銘,就差拔劍相向,如果不是看在顧銘受傷無力反擊的前提下。

顧銘笑了笑,他知道這是一句心懷叵測的話,但是他卻毫無芥蒂的問了出來。

“你們見過居心不良的人還要當場問出這個問題嗎?我只是真的很好奇罷了,你們大可不必這么緊張。”

說著顧銘又是無奈一笑。

當顧銘解釋完畢后,他們的戒備才算松了下來,因為他們覺得顧銘的解釋不無道理。如果是居心叵測,那又為何會舍命相救?

對方兩人的眼神這才漸漸緩和下來,看得出來,那口箱子對他們的重要性,否則他們不會這么高度緊張。

“師妹你看,這世界還是存在著拔刀相助的義士,至少這位便是。”說著青年男子便也并排坐到地上,背倚靠著樹干。

“義士喝水。”說著青年男子從馬背山取下一袋水壺。

顧銘道了聲謝謝:“剛喝過茶。”

青年男子望著茶肆,然后笑了笑:“哦,這我倒忘了,這本就是個茶肆。”

好像是想起了一件事似的,男子繼而道:“那你一直在一旁看著?”

顧銘沒有說話,沉默即代表著默認。

“別的人都逃跑了,唯獨義士坐在一旁淡定旁顧,想必義士的身手定是不凡吧?如果能有機會的話……”

“……我其實不會武功。”顧銘道。

當顧銘說完這句話后,兩雙眼又都同時齊刷刷望向他,兩人一臉目瞪口呆,他們想不通,也看不太懂了。

“義士不會武功,此話當真?”男的還是兀自一臉不相信。

“當真。”顧銘眼里并無虛情假意。

“那為何還要替我擋那一刀?依我看,普通人恐怕還沒有那個勇氣!”

但他并不知道顧銘的經歷,如果他知道顧銘的經歷后,他恐怕就會相信他是有這個勇氣的。

“我想想為人擋一刀有時并不需要太多理由吧,如果理由太多那就不僅僅是為了擋那一刀了。”

“那你到底為了什么才擋那一刀的?”這時青年女子突然向顧銘問道。

顧銘笑了笑,他這一笑是佩服女子的心思,片刻后方才道:“姑娘到底是心思敏捷之人,若說完全沒有一絲的想法倒也不算凡俗之人了,其實在下是有些期盼的。”

青年男子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,他覺得像是被人當場打了一耳摑子,他聲色帶著質問道:“那你到底有什么企圖?”

顧銘突然嚴肅道:“方才觀兩位身手俱是不凡,不知師承何處?”

“哦,我了解了,你是想拜師學藝吧?”女子這時搶道。

“果然一眼就被看穿了。”顧銘頗帶欣賞之色的看著女子,“不知這個企圖是不是居心不良?”

女子道:“是。”

不過片刻,女子又道:“但是倒也不過分。”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21690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