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零四章 承蒙抬愛 回到首頁

第二百零四章 承蒙抬愛
永夜追兇第二百零四章 承蒙抬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天色已晚,三人合計著先找了家飯館落腳。

三人坐在一張飯桌上,點了幾個菜,一盤牛肉、一盤手撕雞,外加兩個素菜。

“既然如此,不如跟我們一起把這貨交了再一起回師門,你覺得如何?”

“可是師父恐怕不會輕易收徒吧?”男的叫沈三,他此刻低頭小聲對女的嘀咕道。

女的叫林鳳,他們兩本就是師兄妹關系,且他們口中的師父還是林鳳的親生父親。

由此也可以想見,他們的關系,他們師父的意思。

“師父收不收徒,那也要回家問他老人家后才能確定,這之前我們還是將心思放在正事上吧。”

顧銘沉默的吃著飯,并無意為這件事而插話——作為當事人的他。

“好吧。”沈三面對每天相處的師妹,倒是有些風度,或者說是被反駁慣了,形成了心理常態。

“那要不要來點小酒,竹葉青怎么樣?”沈三道。

“還是不要了吧,畢竟貨還沒交出去,我們須時刻保持清醒。”

“師妹說的是。”沈三徹底老實了。

顧銘也點了點頭,并認真的吃著飯:“嗯,這飯菜真的很好吃,小二!再來一碗!”

顧銘正吃得意猶未盡之時,這時他抹了抹嘴角的油漬,然后他問道:“你們的那口箱子呢?”

“哦,放在樓上房間里。”林鳳說這話的時候在埋頭吃著飯,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一臉淡然的神色。

顧銘倒是感到極其奇怪,所以他問了出來:“難道你們就這么放心?”

或者學乖了?這句內心獨白他當然沒有說出來。

如果吃飯都帶著箱子,那也太過招搖了,那等于告訴別人我這口箱子里的東西是極其寶貴的。

可是放在房間里不也只是碰運氣嗎?如果此刻有人潛行進去。

顧銘沒有再問,他們也沒再提起,他們隨即默默吃飯。

……

他們住的房間是地字一號,房間較為簡單。這時房門應聲而開。

“箱子不見了。”沈三道。

沈三并沒有慌慌張張的樣子,而是一反常態的平緩說出。

“果然還是被這些人盯上了。”隨即林鳳走到床前,并在床底拿出了一個物件,那是一口只有頭般大小的箱子,也是一口箱子。只是較之之前那口箱子明顯要袖珍不少。

看到這里,顧銘終于恍然大悟,原來他們也不是毫無準備,這也即是說,之前在郊外茶肆時,敵人為之血濺當場也不惜搶奪的那口箱子,卻原來是個障眼法。

看到這里,顧銘也不禁被他們的機智所折服,初次行走江湖就有這樣的膽識,顧銘突然想快些見到他們的師父了。

然而,顧銘還是不知道那口箱子里裝的是什么東西。

“沒想到那些人還是來了。”林鳳道,“看來得趕快行動了,爭取早日將這貨交出去。”

顧銘望著這口袖珍的箱子,林鳳也瞧見了他的眼神。

“不用好奇了,我們也不知道箱子里裝的是什么,我們只是奉師命而為,將這口箱子交到某個人的手上。師父或許是想趁機機會歷練我們。”

沈三也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魏府大門。

兩樽獅子怒目而視,守門人兩個。

林鳳抱著箱子上前。

“干什么的?”守衛人不怒自威,頗有氣勢,一看就是精干。

“送東西的。”林鳳道。

“送什么東西?”

“送一個箱子。”林鳳依舊抱著箱子。

“箱子里是什么東西?”

“這個必須親手交到你們主人的手上。”意思很明顯,你們還不配看。

而那個守衛卻并不生氣,卻依舊凜然道:“可曾知會過我們大人?”

林鳳向前走了一步:“我想你們通報一聲他必定會知道的。”

然而還不等他們通報,這時大門應聲而開。隨即出現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子。

“里邊請,我們大人已等候多時。”

跨過門檻,進得宅內,顧銘發現這院落很大,曲水流觴,窗花走廊,假山松石,還有零零散散的家仆、園丁,可以說,這魏府也是頗為闊綽,算得上是大富之家了。

走過曲折的回廊,終于到達一所大廳,大廳中早已背負而立一人。

“來了。”一聲渾厚的聲音響起。

然后那男人轉過身來,是一個中年大叔,大叔兩撇青須,一張方正闊臉,眼神中明明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威嚴,然而現在他卻是非常和藹的笑著。

“早聽說賢侄冰雪聰慧,但我沒料到竟是這么聰明,我算了下,從你們下山開始,到目前為止一共十三天,這十三天里想必有不少驚險阻遏吧,但你們能一路克服至此,而且還毫發無損地走到這里,不錯不錯,真是不錯。”

說罷中年大叔居然自顧自地鼓起了掌,好像對他們師妹兩極是褒獎。

“承蒙世尊夸獎,小女不才,只不過歷經艱辛終于將這任務完成了。”

林鳳嘴上雖然說不才,但臉上分明有著喜色,而這一切仿佛都在中年人的掌控中。

“你師父他還好嗎?”中年人又問。

“托您的福,身體還算硬朗。”說罷林鳳將手中的箱子拱手相送,“這是您的箱子。”

中年人從林鳳手中接過箱子,接過箱子后他卻又止住了動作。

“難道你們不想知道這箱子里裝著什么東西嗎?”中年人道,仿佛帶著試探。

中年人好像十分確信他們兩人并未打開過這口箱子。

林鳳毫不猶豫道:“如果可以的話,小女當然想知道。”

“那好。”中年人就要打開箱子,然而當他的手指扣上銅環時,他的動作再次停住,他的眼神突然望著顧銘,顧銘一直就站在那里,從剛才就一直在,而這么精明的中年人不可能一直都視而不見。

“這位是?”中年人帶著疑惑道。

“哦,我倒忘了介紹了,這位是我們路上結交的知己,也是恩人,他叫任顧銘。”林鳳作了一番簡短的介紹。

這時中年人開始認真打量起顧銘,同時眼神里露出一貫的笑容:“啊,原諒在下方才的怠慢之過,我作為他們的前輩,先代他們謝謝你的舍命相救之恩,不知小兄弟今年年方幾何?”

顧銘回敬了幾句,然后道出自己的年紀,他今年正好十八歲,已在這人間流浪了許多年。

“如此年紀輕輕便只身獨闖天涯,真是一表人才,難得的后生俊杰……”

中年人又將顧銘稱贊了一番,然而顧銘卻沒有從他的笑容中得到多少溫暖,相反,他覺得這笑容多少有些陌生,無法讓人發自內心的欣然接受。

最關鍵的是,顧銘盯著他手中的那口袖珍箱子,然而中年人卻遲遲不拉起銅環把手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36149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