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零五章 玉簪記 回到首頁

第二百零五章 玉簪記
永夜追兇第二百零五章 玉簪記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啊,忙活了一段時間,我想你們應該累了吧,田園,帶他們去休息吧。記得好吃好喝伺候著!”

“請隨我來吧。”這時一個身材瘦削的青年侍從走了過來,并帶領著顧銘三人向偏殿而去。

“真是狡猾啊,活脫脫一只老狐貍。”顧銘在心中道。

而那口箱子里到底有著什么東西,顧銘還是不知道,真是倒胃口。

三人被帶到了一處環境優雅的地方,沈三一所房間,林鳳一所房間,顧銘一所房間,三間房也都并列挨著。

“那你們兩各自好好休息吧,有事就敲我房門。”林鳳道。

顧銘點了點頭。

沈三道:“師妹你也好好休息,放心,我就在你隔壁,有事就敲墻壁。”

走進房間,房間不大不小,不過布置的十分雅致,檀木圓桌,圓桌上有錫鐵茶壺、紫砂茶杯;青木屏風、牙雕床。

顧銘打開了窗戶,窗戶外就是一片荷池,清澈的水流正從假山上傾瀉而下,池水里隱約可見游蕩的金色鯉魚。

空氣格外的清新。

晚餐有人親自送到顧銘的房間,另外還有一壺小酒,不過顧銘卻沒有喝。

一直到天黑都沒有人找過顧銘,隔壁房間也是靜得出奇,顧銘又不好意思去敲人家的門,所以在庭院里閑逛了幾圈后又回到了房間,將門關上后就躺倒在床。

也就一晚罷了,明天就可以離開不是嗎?

迷迷糊糊睡著,一睜眼天已經亮了,顧銘起床,穿好鞋子,并用臉盆里的水洗了把臉,而當他的腳步剛邁出一步時,這時從外面走來幾個人。

顧銘認得其中一個人,那是這魏府的侍從田園,田園向顧銘施了一禮,并道:“請主人前往大廳議事。”

“主人?”顧銘指了指自己,他一臉不知所云,簡直有些莫名其妙。

然而田園望了望顧銘的腰間,顧銘也向自己的腰間看去,顧銘的腰間吊著一塊玉佩,上面刻著一個魏字。

這到底什么情況?這玉佩什么時候到的自己身上?

顧銘徹底懵菜。

“……你們喊我主人?”顧銘看著田園等人,“莫不就是因為這個玉佩?”

田園點了點頭:“是的,見玉佩如見主人,既然主人將這塊玉佩賜予你,那你便從此是這魏府的主人了!”

顧銘驚詫莫名,他一時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這一夜之間怎么就發生了這種事?此刻到底是個什么鬼?還是說我在做夢?

顧銘并沒有傻到去打自己的臉,而是問道:“你們的主人呢?”

“不見了。”田園答道。

“不見了?”

“今晨起來就看不見他人了,準確的來說,應該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”

“那沈三和林鳳呢?”說罷顧銘便向外面走去,準備去敲隔壁的房門。

誰知田園道:“一同消失的無影無蹤的還有你的兩個朋友。”

“什么?”顧銘站住,滿腹狐疑,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田園自始至終都是一臉無表情,就連聲音都是這么的沒有感情,好似一具空殼似的。所以你根本無法從他臉上讀出你需要的信息。

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,這個我們還想問你呢。”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顧銘道。

“不管如何,你現在總歸是我們的主人,所以今后這府上的一切事情還得由您來做主。”

顧銘頓時不干了,他覺得這其中實在太過詭異離奇了,天底下怎么會有這種事,即便是一夜暴富,他也從來沒有想過,因為他根本就不信。

顧銘一把扯下束在腰間的玉佩:“拿去,現在你就是這府上的主人了,你們愛干嘛就干嘛去,請問我這個陌生人可以走了嗎?”

田園將玉佩拿在手上,但他卻攔住了顧銘的去路。

“怎么?難不成我不想當這個府主你們還想殺我?”

田園隨即讓開了路:“這個我們倒是不敢,府主請便。”

然而當顧銘來到走廊間時,那里已候著一排人,看樣子都是這府上的人。

“府主這邊請!”一干人等齊聲喝道,而且還都低著頭,十分有禮。

但這在顧銘看來,無異于強行就范,顧銘皺著眉頭,前進也不是,后退也不是。

既然這樣,那就先看看,看他們到底要鬧出什么幺蛾子。只是,顧銘擔心沈三和林鳳兩人已經遭遇了不測,因為那個府主看起來實在不似一個好人。

一徑來到大廳,那里卻早已高朋滿座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而且都是顧銘之前沒有見過的人,顧銘很肯定,這些人必定也不屬于這府內之人。

顧銘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“這邊請。”

在侍從的帶領下,顧銘最終坐到了主座上。面對下面的一干人等,顧銘突然覺得有些不知所措。而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光似是有所不對,準確的說,都帶著貪婪之色,顧銘并不知道他們在希冀什么。

“想必這位就是新的府主了吧!”一位看起來道貌岸然的老頭當先打破了這沉寂的大廳。老頭一襲藍布漿衫,頭上扎著根玉簪,看起來像是一派之主。

“真是可喜可賀啊,如此年紀輕便坐擁一方,果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。”

此刻說話的是梅清觀的觀主余清梅,一位年過五旬的老婆子,她的言語之間盡顯譏誚與刻薄,只要是個人都能聽出來。

下面的客人你一言我一語,矛頭都直接指向坐上的顧銘,從頭至尾,顧銘都沒說過一句話,任由下面的人一通假惺惺,或者極盡尖酸刻薄,并且顧銘也大約知道這些人都是有派頭的人物。

但是,顧銘只想弄清楚一件事,這些人為什么突然來到了這里,而且好像都對自己今晨坐上這個位置有著提前的準備似的。真是越來越奇怪了。

倘若這不是夢,那這又是什么?

被下面客人的一通狂轟濫炸,顧銘的頭隱隱有些痛,但他們的來意終于漸漸開始顯露。

“聽說這浮屠寶鑒乃是遠古散仙糊涂道人所遺留下來的仙物,府主不惜一切代價得到了它,恕我們這些鄉野村夫見識短淺,府主的浮屠寶鑒可否讓大家參觀下?”

顧銘突然心頭一驚,立時便癱坐在椅子上,原來自己真的著道了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36186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