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零六章 會心一擊 回到首頁

第二百零六章 會心一擊
永夜追兇第二百零六章 會心一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顧銘有理由相信,這一切都和那位莫名失蹤的府主有關,或者說這一切都是他的陰謀,和安排。自己真的栽倒在這里了。

而現在他已騎虎難下,即便他想下也是不可能了,因為所有矛頭都直接指向了自己,他們都認為是自己殺死了府主,是自己得到了那所謂的浮屠寶鑒。可是顧銘卻想罵娘,因為自己是被陷害的。

現在有誰能救救自己?

然而并沒有!

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。

“我身上并沒有什么浮屠寶鑒。”顧銘道。

下面的人都開始嗤之以鼻,明顯,大家都不相信,沒有才怪呢,你也就不用在這演戲了吧。

“你們要怎么才能相信呢?”顧銘道,“我甚至連一丁點的武功都沒有,我只是一個普通人,別說府主不是我弄失蹤的,就算是一只阿貓阿狗,我都無法把它們怎么樣,這樣說你們可信?”

“不信!”一個老道堅決道,“老子不信,若說你沒有武功,老子一萬個不信,如果你沒有手段與武功,你憑什么坐上這個位置?”

顧銘道:“我是被人陷害的,是他們要我坐上這個位置的。”

顧銘一指遠處的家丁田園,然而田園就站在那,臉上依舊平淡無奇,一句話也沒有說。

所有人都笑了,有的人笑得很猖狂,有的人笑得很嘲諷,無疑大家都還是不信,堂堂一個府主,居然將矛頭嫁禍給一個小小的家丁,任是誰也不會信。

“我老婆子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沒有武功。”

說罷梅清觀的觀主余清梅當先離座而起,揮著拂塵便向顧銘奔襲而去,這速度極快,只瞬息之間的時間,好似一陣風過,下一刻余清梅便到了顧銘身前,她一把握住顧銘的腕部,顧銘出于本能的反應,以為自己要遭遇不測,立時身體內的真氣爆發。

顧銘一甩手,奮力擺脫對方的束縛。

嘭!

自顧銘周身泛起絲絲白色氣紋,隨著一陣劇烈的波動,余清梅直直被反彈出去。隨著一聲嘩啦之聲,余清梅砸斷了一把椅子,她極力坐起身,猛的一口鮮血吐出。

在座之人紛紛驚嘆不已,每個人的臉色都不怎么好看了,大廳內頓時靜了,分外出奇的靜。

大家都沒想到,他一個年紀輕輕的人居然有這份內力,分明什么都沒做,只憑那一股氣場,便震得人內傷,至少在在座的人看來,他們再也不敢小覷這家伙了。

沒人會意料到結果竟是如此這般場景,準確的來說,應該是顧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否則他們也不會一起齊聚在這兒,他們沒有想到的是,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,居然真的會有如此扎實的實力。

這下他們再也不敢為難這個年輕人了,確切的說,應該是懾于方才的這瞬息之變。

在他們的眼中,顧銘一下子便成了極有城府,也極有實力的年輕人,他們知道今日定沒有可趁之機,所以他們便準備打道回府了。

“既然今日府主心情不好,那就恕我們打擾了,等府主哪天有心情了我們再來不遲,只期望那時府主愿意將那寶貝供大家一起欣賞,那府主我們改日再見吧。”

說罷一個個魚貫而出,沒多時這大廳便重歸寂靜。

田園的眼神有點怪異,他看向顧銘的眼神有點怪異,從那面無表情的面孔上,看到的是微不可見的驚詫之情。

同樣顯得驚詫的還有顧銘自己,他也沒料到,自己體內的那股真氣居然還留存到現在,難道這便是靖云姐姐當初所說的“已經給你逆天改命了”,也即是說,自己完全具備修習的基礎?

肯定是沒錯了,顧銘想道,只是到目前為止,自己并沒有找到一個契機來改變自己。

“田園,你過來。”顧銘突然叫住田園,田園腳步緩慢地走了過來。

“這一切都在你家主人的算計之中吧?”顧銘的眼睛中射出寒芒,“快說,你家主子現在在哪里?他為什么要這么設計我?”

田園第一次被顧銘怔住了,好半天說不出話來,他不知道該怎么應對,因為顧銘的氣場一下子變得不同了。可能人都是欺軟怕硬的物種吧。

被顧銘的眼神逼問,良久良久,田園方才道:“這個我真不知道,他老人家向來行蹤詭秘,吩咐下來的事我們也只能照辦而已。”

“那就是不肯說實話嘍?”顧銘道。

“屬下不敢。”田園低下了頭。

顧銘覺得很滿意,姑且不論他是不是在撒謊,如果他是真的瞞著不說的話,那他勢必對他那位主人很是忠誠,那樣一來,就算自己用盡辦法,那他必定也不會屈打成招的,顧銘知道這種人的脾性。

當然,顧銘也知道怎么對付這種人。

“他們什么時候會再來?”顧銘問道。

“您說什么?”田園不明所以。

“我是說方才走的那些人。”

“哦,這個啊。”田園想也不想的道,“必定會隔一段時間吧,但最多不會超過十五天,屆時必定會有更多的人。”

“也會有足夠的準備吧。”顧銘道。

“是的。”田園點了點頭。

現在田園已經稍許摸清了顧銘的一些行為,他知道,面前這個所謂的無辜者,原來并不是那么的傻,相反他卻很有些心思縝密,至少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對付。田園突然覺得某些事已然超過了自己的能力范圍,他一時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

“你家藏書房在哪?”顧銘突然問了句。

“額……”田園怔住。

“這偌大的府邸,應該是有藏書房的吧?”

田園一時沒反應過來,眼前之人突然問這個干嘛?這思想跳躍也未免太快了吧,對方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,田園越發覺得跟不上他的節奏了。

“閑著也是無聊,我想弄幾本書看看,難道不行?”顧銘道。

“有倒是有。”田園答道,“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快帶我去。”

只是這藏書房一般都只有主人一個人才能進去,除了主人之外,從無人敢踏進去一步,違者后果以家法處置。而如今這人雖然是名義上的府主,但……

“難道你想違抗我?你不要弄錯了,我現在可是這一府之主!”顧銘語氣陡然一變,轉而道,“或者說,你與你家失蹤的主人還有聯系?所以你是他派來監視我的嘍?”

“啊,不是不是,您一定是誤會了,我家主人的確已失去了蹤影,既然主人將這玉佩賜予您,那您便是這家的新主人。”田園急于反駁,然后仿佛是下了決心般,“好,這邊請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顧銘會心一笑,然而這笑在田園來看卻無疑于會心一擊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44058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