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零七章 湖邊涼亭 回到首頁

第二百零七章 湖邊涼亭
永夜追兇第二百零七章 湖邊涼亭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某處湖邊涼亭中。

一共四個人,一個中年人,三個年輕人,中年人赫然便是魏府失蹤的府主伊千機,而那三個年輕人依次是:沈三,林鳳,田園。

涼亭的石桌上擺著一套茶具,而他們幾個人卻在那悠閑地喝著茶。

“怎么樣了?”伊千機拿起杯子,啜飲了一口茶水。

田園道:“委實不好辦,這個人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單純。”頓了頓,他繼續道:“而且他已進入了您的藏書閣。”

田園本是帶著試探性問的,然而伊千機卻分外淡定:“讓他看吧,反正他也看不懂。”因為里面的一些武學典籍都是出自他的家門傳世之作,即便一個外人翻閱幾遍,也難以窺見其中奧秘。

然后田園又將這些天發生在府內的事情述說了一遍,但大多數還是關于顧銘的日常行蹤。

“看來的確是我低估了這個人。”伊千機捋了捋清須,眼神望著遠處的湖水,目光深邃,“給我看好了,一旦有什么變故立馬告知我。”

“是!”田園頷首道。

“不管怎樣,我還是要感謝兩位賢侄,我這里沒有什么珍品,這兩只金蟾送與你們,權當我的一點心意。”說罷便將兩只閃閃發光的金蟾送到沈三和林鳳的手上,而且兩只金蟾還是活的。

“這……這是碧眼金蟾?”沈三激動的接過金蟾,手止不住的抖動。碧眼金蟾相傳只有神諭淵才有的東西,而神諭淵乃是一片窮山惡水之地,如若不是登峰造極的大能,是輕易進不去的。碧眼金蟾,這種極品東西只要煉化成丹后,服用便能加速修行的速度,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兩人得到這碧眼金蟾,自是喜不自勝。

“還請代我問候你們的師父,祝他長命百歲。還有,林賢侄,你什么時候想來了可以隨時來,畢竟魏府將來的基業還要讓你來傳承。”

這話是對林鳳說的,林鳳點了點頭:“嗯。”

原來這伊千機并沒有子嗣,而他與林鳳的父親又是至交,而伊千機早就想好了,等到自己不行時,要將這魏府的遺產都過繼給林鳳。而為什么不直接選擇沈三,那是因為伊千機覺得林鳳雖身為女流之輩,但卻有男兒之膽識,也有擔當。故此對林鳳非常青睞,也早已將林鳳收為了義女。

而那浮屠寶鑒乃是林鳳父親得來的東西,無奈他年紀太大,實在是無力駕馭,故此才想轉交給至交,才有了這護寶之行。

而顧銘,無疑是他們共同設陷落入的棋子。要知道,這浮屠寶鑒一經橫空出世,立馬便驚動了四方路人,一時之間有太多人覬覦這寶貝,而伊千機早已未雨綢繆。

……

不得不說這藏書房的書就是多,琳瑯滿目的架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,儒家、道家、佛理、玄學、易理,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種類繁多,但顧銘要找的當然是武學典籍,那些個博文雜理以后有空可以慢慢看,當務之急是學幾招行走江湖的路數。

幸運的是,這里的確也有很多武學典籍,而且類別也挺多,甚至各個門派的都有。

例如龍窟派的《相易功》,例如青竹派的《上善伽葉》,例如風派的《行易經》,種種不一而足。

其中有一排書架的書都帶著個魏字,顧銘想那定是這座府邸的家傳武籍吧,但顧銘隨便翻開一本后,他發現他并看不懂這其中的內容,雖說都是用漢字寫就的,但字里行間卻都模棱兩可,含糊不清,叫人看得一頭霧水。

然后顧銘又連續翻了幾本,結果都是一樣的,一句話,看不懂。

看不懂就看不懂吧,顧銘選擇放棄,姑且先捻簡單易懂的練吧。

顧銘從架子上拿起了一本《紫藤千秋》。

咦,這是什么鬼?紫藤千秋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本武學典籍吧?

而當顧銘翻開此書后,顧銘發現事實并不是這樣的,這的確是一本武學典籍,而且還是一本描繪精細的武學典籍,上面清楚的描繪了習練這種武功的前提準備,還有細致入微的心法解析,加之配以類物擬比。

說練就練,顧銘立馬活學活用,在這藏書房中演練起來,索性這藏書房也比較隱蔽,外面的人根本瞧不見里面,且這里面也并不狹窄,足夠一個人騰挪轉移了,還有,足夠安靜。

抬武步,虛其影。

撈明月,鞠字如棋,清影對明輝。

劍字如水,橫掃八荒寰宇。

走龍步,潛深淵,乾坤為首,坤地為輔。

顧銘手上雖無劍,但武動的身姿便似一把劍,一把剛柔并濟的利劍,隨著這把利劍的揮灑自如,整間灰暗無比的藏書間頓時熠熠生輝,空氣中氣流波動不止。

顧銘的眉心沁出一滴汗,突然,他的眸子中射出一道利刃般的精芒。

……

時光荏苒,匆匆又匆匆,轉瞬便過了十三天,這十三天內府中安然無恙。

然而在這第十三天下午,府內又重新聒噪起來了,這次來府中拜訪的足足有三十八人,比上次來的人多了二十三人。

看來果不出所料,他們是有備而來的。

這些人中當然就有上次的面孔,只是他們這次看起來明顯比上次走之前有底氣多了,這次他們走路時看人的眼色中都充滿著桀驁之氣,一種勢在必得的心態。

田園將他們引入大廳,并好生招待。沏茶端杯,極盡獻媚。

顧銘也已正襟危坐在座位上。

等到這些人全都入席,顧銘寒暄道:“各位遠道而來,甚是幸苦,請先飲一杯茶吧。”顧銘說這話的時候甚是淡定,仿佛在對著云朵說話。

坐下之客略微騷動,接著無數雙眼睛齊齊射向坐上之人,仿佛要將坐上之人生啖食之。

頓了一頓,顧銘接著打破氣氛:“不知各位這次所來為何?莫不是專程來看望小弟的吧?如若是這樣,還真是折煞了小弟,小弟何德何能……”

“住嘴!你這目無尊長的狂生。”當先有一長者忍不住喝道。

https://rg/novel/121/121871/65444061.html

rgrg

永夜追兇 https://sodu.biz/txt/108914/index.html